「朱敦儒」诗词全集(246首)

121

《卜算子·碧瓦小红楼》

碧瓦小红楼,芳草江南岸。雨后纱窗几阵寒,零落梨花晚。
看到水如云,送尽鸦成点。南北东西处处愁,独倚阑干遍。
122

《卜算子·古涧一枝梅》

古涧一枝梅,免被园林锁。路远山深不怕寒,似共春相趓。幽思有谁知,托契都难可。独自风流独自香,明月来寻我。
123

《卜算子·灼灼一枝桃》

灼灼一枝桃,粉艳天然好。只被春风摆撼多,颜色凋零早。结子未为迟,悔恨随芳草。不下山来不出溪,待守刘郎老。
124

《卜算子·旅雁向南飞》

旅雁向南飞,风雨群初失。饥渴辛勤两翅垂,独下寒汀立。鸥鹭苦难亲,矰缴忧相逼。云海茫茫无处归,谁听哀鸣急。
125

《卜算子·山晓鹧鸪啼》

山晓鹧鸪啼,云暗泷州路。榕叶阴浓荔子青,百尺桄榔树。尽日不逢人,猛地风吹雨。惨黯蛮溪鬼峒寒,隐隐闻铜鼓。
126

《蓦山溪·邻家相唤》

邻家相唤,酒熟闲相过。竹径引篮舆,会乡老、吾曹几个。沈家姊妹,也是可怜人,回巧笑,发清歌,相间花间坐。高谈阔论,无可无不可。幸遇太平年,好时节、清明初破。浮生春梦,难得是欢娱,休要劝,不须辞,醉便花间卧。
127

《蓦山溪·琼蔬玉蕊》

琼蔬玉蕊。久寄清虚里。春到碧溪东,下白云、寻桃问李。弹簧吹叶,懒傍少年场,遗楚佩,觅秦箫,踏破青鞋底。河桥酒熟,谁解留侬醉。两袖拂飞花,空一春、凄凉憔悴。东风误我,满帽洛阳尘,唤飞鸿,遮落日,归去烟霞外。
128

《蓦山溪·西真姊妹》

西真姊妹。只这梅花是。乘醉下瑶池,粉燕支、何曾梳洗。冰姿素艳,无意压群芳,独自笑,有时愁,一点心难寄。
雪添蕊佩。霜护盈盈泪。尘世悔重来,梦凄凉,玉楼十二。教些香去,说与惜花人,云黯淡,月朦胧,今夜谁同睡。
129

《蓦山溪·夜来雨过》

夜来雨过,桃李将开遍。策杖引儿童,也学人、随莺趁燕。青天许大,多少好风光,一岁去,一春来,只恁空撩乱。
西池琼苑。游赏人何限。玉勒拥朱轮,各骋些、新欢旧怨。都齐醉也,说甚是和非,我笑他,他不觉,花落春风晚。
130

《蓦山溪·元来尘世》

元来尘世。放著希奇事。行到路穷时,果别有、真山真水。登临任意,随步白云生,三秀草,九花藤,满袖琼瑶蕊。何须麴老,浩荡心常醉。唱个快活歌,更说甚、黄梁梦里。苍颜华发,只是旧时人,不动步,却还家,处处新桃李。
131

《蓦山溪·东风不住》

东风不住。几阵黄梅雨。风外晓莺声,怨飘零、花残春暮。鸳鸯散后,供了十年愁,怀旧事,想前欢,忍记丁宁语。
尘昏青镜,休照孤鸾舞。烟锁凤楼空,问吹箫、人今何处。小窗惊梦,携手似平生,阳台路。行云去。目断山无数。
132

《蓦山溪·西江东去》

西江东去,总是伤时泪。北陆日初长,对芳尊、多悲少喜。美人去后,花落几春风,杯漫洗。人难醉。愁见飞灰细。
梅边雪外。风味犹相似。迤逦暖乾坤,仗君王、雄风英气。吾曹老矣,端是有心人、追剑履。辞黄绮。珍重萧生意。
133

《采桑子·扁舟去作江南客》

扁舟去作江南客,旅雁孤云。万里烟尘。回首中原泪满巾。碧山对晚汀洲冷,枫叶芦根。日落波平。愁损辞乡去国人。
134

《采桑子·天高风劲尘寰静》

天高风劲尘寰静,佳节重阳。叶下潇湘。碧海晴空一阵霜。
安排弦管倾芳酝,报答秋光。昼短歌长。红烛黄花夜未央。
135

《采桑子·一番海角凄凉梦》

一番海角凄凉梦,却到长安。翠帐犀帘。依旧屏斜十二山。玉人为我调琴瑟,颦黛低鬟。云散香残。风雨蛮溪半夜寒。
136

《青玉案·芝房并蒂空称瑞》

芝房并蒂空称瑞。几曾见、香旎旎。也不论兰休比蕙。王孙高韵,说得的当,不减唐诸李。今朝影落琼杯里。共才子佳人斗高致。莫道衰翁都无意。为他丰韵,为他情味,销得真个醉。
137

《如梦令·一夜新秋风雨》

一夜新秋风雨。客恨客愁无数。我是卧云人,悔到红尘深处。难住。难住。拂袖青山归去。
138

《如梦令·好个中秋时节》

好个中秋时节。莫恨今宵无月。岩壑一灯青,寒浸水香留客。留客。留客。相对无言无说。
139

《如梦令·盏底一盘金凤》

盏底一盘金凤。满泛酒光浮动。引我上烟霞,智力一时无用。无用。无用。蹋破十洲三洞。
140

《如梦令·真个先生爱睡》

真个先生爱睡。睡里百般滋味。转面又翻身,随意十方游戏。游戏。游戏。到了元无一事。
分页导航关闭
关于作者

朱敦儒

朱敦儒(1081-1159),字希真,洛阳人。历兵部郎中、临安府通判、秘书郎、都官员外郎、两浙东路提点刑狱,致仕,居嘉禾。绍兴二十九年(1159)卒。有词三卷,名《樵歌》。朱敦儒获得“词俊”之名,与“诗俊”陈与义等并称为“洛中八俊”(楼钥《跋朱岩壑鹤赋及送闾丘使君诗》)朱敦儒著有《岩壑老人诗文》,已佚;今有词集《樵歌》,也称《太平樵歌》,《宋史》卷四四五有传。今录诗九首。
年代
收录作品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