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朱敦儒」诗词全集(246首)

141

《如梦令·莫恨中秋无月》

莫恨中秋无月。月又不甜不辣。幸有瓮头春,闲坐暖云香雪。香雪。香雪。满引水晶蕉叶。
142

《如梦令·莫恨中秋无月》

莫恨中秋无月。多点金釭红蜡。取酒拥丝簧,迎取轻盈桃叶。桃叶。桃叶。唱我新歌白雪。
143

《如梦令·一夜蟠桃吹坼》

一夜蟠桃吹坼。刚道有人偷折。幸自没踪由,无奈蝶蜂胡说。胡说。胡说。方朔不须耳热。
144

《如梦令·好笑山翁年纪》

好笑山翁年纪。不觉七十有四。生日近元宵,占早烧灯欢会。欢会。欢会。坐上人人千岁。
145

《柳梢青·狂踪怪迹》

狂踪怪迹。谁料年老,天涯为客。帆展霜风,船随江月,山寒波碧。如今著处添愁,怎忍看、参西雁北。洛浦莺花,伊川云水,何时归得。
146

《柳梢青·红分翠别》

红分翠别。宿酒半醒,征鞍将发。楼外残钟,帐前残烛,窗边残月。
想伊绣枕无眠,记行客、如今去也。心下难弃,眼前难觅,口头难说。
147

《柳梢青·秋光正洁》

秋光正洁。仙家瑞草,黄花初发。物外高情,天然雅致,清标偏别。仙翁笑酌金杯,庆儿女、团圆喜悦。嫁与萧郎,凤凰台上,长生风月。
148

《柳梢青·松江胜集》

松江胜集。中秋载酒,幽人闲客。云将迟疑,桂娥羞涩,一欢难得。天怜我辈凄凉,借万里、晴空湛碧。浩浩烟波,堂堂风月,今夕何夕。
149

《柳梢青·梅蒸乍热》

梅蒸乍热。无处散策,芳菲初歇。席展凉莞,帐垂黄草,天然奇绝。披襟永昼清风,更荐枕、良宵皓月。一梦游仙,软云推倒,广寒宫阙。
150

《柳梢青·水云晚照》

水云照。浮生了了,霜风衰草。日月金梭,江山春梦,天多人少。
赤松认得虚空,便一向、飞腾缥缈。直上蓬瀛,回看沧海,凄然长啸。
151

《浪淘沙·圆月又中秋》

圆月又中秋。南海西头。蛮云瘴雨晚难收。北客相逢弹泪坐,合恨分愁。无酒可销忧。但说皇州。天家宫阙酒家楼。今夜只应清汴水,呜咽东流。
152

《浪淘沙·风约雨横江》

风约雨横江。秋满篷窗。个中物色侭凄凉。更是行人行未得,独系归艎。
拥被换残香。黄卷堆床。开愁展恨翦思量。伊是浮云侬是梦,休问家乡。
153

《浪淘沙·白菊好开迟》

白菊好开迟。冷蝶空迷。沾风惹露也随时。何事深藏偏在后,天性难移。
陶令最怜伊。同病相医。寒枝瘦叶更栽培。直待群芳零落后,独殿东篱。
154

《南乡子·宫样细腰身》

宫样细腰身。玉带罗衫稳试新。小底走来宣对御,催频。曲殿西厢小苑门。歌舞斗轻盈。不许杨花上锦茵。劝得君王真个醉,承恩。金凤红袍印粉痕。
155

《南乡子·风雪打黄昏》

风雪打黄昏。别殿无人早闭门。拜了天香罗袖冷,低颦。催灭银灯解绣裙。金鸭卧残薰。看破屏风数泪痕。回首昭阳天样远,销魂。又过梅花一番春。
156

《感皇恩·曾醉武陵溪》

曾醉武陵溪,竹深花好。玉佩云鬟共春笑。主人好事,坐客雨巾风帽。日斜青凤舞,金尊倒。歌断渭城,月沈星晓。海上归来故人少。旧游重到。但有夕阳衰草。恍然真一梦,人空老。
157

《感皇恩·早起未梳头》

早起未梳头,小园行遍。拄杖穿花露犹泫。菊篱瓜畹。最喜引枝添蔓。先生独自笑,流莺见。著意访寻,幽香国艳。千里移根未为远。浅深相间。最要四时长看。群芳休怪我,归来晚。
158

《感皇恩·一个小园儿》

一个小园儿,两三亩地。花竹随宜旋装缀。槿篱茅舍,便有山家风味。等闲池上饮,林间醉。都为自家,胸中无事。风景争来趁游戏。称心如意。剩活人间几岁。洞天谁道在,尘寰外。
159

《踏莎行·梅倚江娥》

梅倚江娥,日舒宫线。老人星唤群仙宴。泛杯玉友暖飞浮,堆盘金橘光零乱。听命宽心,随缘适愿。痴狂赢取身长健。醉中等看碧桃春,尊前莫问蓬莱浅。
160

《踏莎行·花涨藤江》

花涨藤江,草熏鸭步。锦帆兰棹分春去。二翁元是一溪云,暂为山北山南雨。绿酒多斟,白须休觑。飞丹约定烟霞侣。与君先占赤城春,回桡早趁桃源路。
分页导航关闭
关于作者

朱敦儒

朱敦儒(1081-1159),字希真,洛阳人。历兵部郎中、临安府通判、秘书郎、都官员外郎、两浙东路提点刑狱,致仕,居嘉禾。绍兴二十九年(1159)卒。有词三卷,名《樵歌》。朱敦儒获得“词俊”之名,与“诗俊”陈与义等并称为“洛中八俊”(楼钥《跋朱岩壑鹤赋及送闾丘使君诗》)朱敦儒著有《岩壑老人诗文》,已佚;今有词集《樵歌》,也称《太平樵歌》,《宋史》卷四四五有传。今录诗九首。
年代
收录作品
顶部